Chunil千一

故人江海别。

江湖上最近出了几件大事。


其一,江南藏剑山庄的崔家一夜之间惨遭灭门,山庄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,连同一百六十多口人尸骨无存。此案一出,四方哗然。


其二,前任武林盟主暴毙身亡,传闻死前症状极为惨烈,疑似毒发。而代代盟主相传的九子铃不知所踪。


其三,凤凰城竟然闭了城门,连续数十天未开。导致大梁几乎全国上下陷入交易混乱,商人们人人自危,甚至惊动了朝廷。


一时间江湖上流言四起。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几庄神秘案件的联系。恐慌的情绪蔓延开来,笼罩着这片大地。


凤凰城内。

身披大氅的男人推开窗,天上乌沉沉的云...

【鸿珏】《倾心》

#基本脱离原著向的原著向

#私设如山,极度OOC,慎入

#我只是想看一个画面……为什么变成了一整篇……

#有没有后续看心情……吧。


楔子


远远似有歌声传来。缥缈地回荡着,宛若地府的幽魂,缠绕在四周,不肯离去。

他只觉得这声音分外熟悉,却总是想不起。脑海中被触碰的某根弦隐隐作痛,好像是警示,又像是某种前兆。

漫天的火海骤然出现,将他围在一片炙热之中。隐隐的有人在问着些什么,却转瞬消失在风里。

似乎是谁抱住了他。

——却是带着如此悲伤的心情。

是谁?

你……是谁?

他想问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那样浓重的哀痛将他包围。周围的一切都像潮水般褪去,模糊了颜色和声音。...

很久以后,崔珏再想起那天,还是会不由怔愣片刻。

彼时他尚不知自己与帝鸿之间的渊源纠葛,自以为不过地府与世无争的判官,代冥王赴一场天界的宴。

他素来是喜静的,坐在角落的桂树下,淡然垂首,眉目微敛,端的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。如此,若是略有眼色,便自然无上前搅扰的意思。

而一切平静都在帝鸿到来的那一刻被打破。听到门童拉长了嗓音通报“帝鸿王上驾到——”时,他忽的心头微动,不自觉便抬起头来,堪堪望向入宴处。只见来者剑眉星目,神色张扬,举手投足间都是狂放气息,一身倨傲倒是与传闻中所言的凤族帝君相去不远。他本不会对这种人有什么好感的,此刻却着魔似的挪不开眼。

——仿佛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熟悉与...

帝鸿低下头来,深深望进崔珏眼中。冬日的寒气在四周氤氲,烟雾萦绕着,似散未散,他们几乎是额头相抵,连呼吸都互相缠绕着,暧昧得像一个吻。

可只不过是偶然的相见。他清楚地记得崔珏以前最讨厌自己身上的烟味。可现在他却松松的叼着根烟,半眯着眼睛看自己,轻声说,借个火。

那双眼一如旧时的碧海蓝天。

崔珏提了提肩上的包带,低下头去,半张脸又隐没在昏黄的灯光下。旧情人时隔多年的相见,说不上激动,只是沉默着,恍惚着为何当年的亲昵会演变成如今相对无言的尴尬境地。

他伸手掐灭了烟,指腹若有似无地蹭过帝鸿的唇角。而后两人各自转身,脚印淹没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。

这吻别似覆水。

【鸿珏】《少年游》(11~15)

※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这是这篇文的初衷,然而似乎跑偏了???管他呢我开心就行。

又名《亲爱的那不是爱情》(并不)

※这是一篇段子文

※垃圾文笔重度OOC,慎入

早恋校园paro

※主鸿珏,有其他友情向。自由心证。

NO·11

“好不容易熬到周末,你俩都窝着写作业是什么意思啊?!”冥王崩溃地看着面前的两人,“不是说好的跟我一块儿去看电影吗?!”

“看你个大头鬼啦!”玲珑嘟囔道,“你上周的作业还没补完呢!”

“昨天阿姨打电话问你下个月参赛的曲子练得怎么样了。”崔珏冷漠地补刀。

冥王顿时面无人色:“你你你你们——卧槽给点儿活路啊!!!”天知道他早把那...

【鸿珏】《少年游》(6~10)

※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这是这篇文的初衷,然而似乎跑偏了???管他呢我开心就行。

又名《亲爱的那不是爱情》(并不)

※这是一篇段子文

※垃圾文笔重度OOC,慎入

早恋校园paro

※主鸿珏,有其他友情向。自由心证。


NO·6

崔珏,性别男,性别男,性别男。

嗯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不然认错的话,会挨揍的呢。

肤白貌美大长腿,因为家庭缘故一直留长发,常常被误认为女生。实际上非常厉害,年级万年第一,超级学神。虽然是纪律部部长,但实际上也掌管着学生会,替代冥王行使主席权力。据说有选择困难症。...

【鸿珏】《少年游》(1~5)

※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这是这篇文的初衷,然而似乎跑偏了???管他呢我开心就行。

※又名《亲爱的那不是爱情》(并不)

※这是一篇段子文

※垃圾文笔重度OOC,慎入

早恋校园paro

那些年的爱情,后来没有变成生活。


上篇

NO·1

星期一,这是一个令多少人为之抓狂的日子。它的每一次到来,都会引发一种名为“星期一综合征”的全国性疾病,症状表现为赖床,瞌睡,无故狂躁等,时长一到五天不等。对于无数没做完作业的学生党来说,它更是一场噩梦。

——当然,某些人例外。

属于“某些人”中一员的崔珏带着红袖章,拿着值日本,规规矩矩地站在学校门口。扎得...

【鸿珏】《THE LAST OF THE RECALL》(1)

※灵感来源:《会计杀手》(电影)、《雾中回忆》(书)。有借鉴,会出现相似情节和部分书中原句。侵权立删。

※人称变换较为频繁

※垃圾文笔重度OOC,天雷滚滚慎入

※特工paro


0/

用一次勇敢的回忆,来原谅所有过去。

 

 

 

她依然不想把这段往事公之于众。

那是七十五年前么?

“国安部1680,代号「灭神」计划。”

耳边似乎清晰地传来一句话,转眼又成了老旧录音机夹杂着嘈杂的沙沙声断断续续的噪音,模模糊糊,分外失真。

“我有件东西落在楼上了,907室那间。可以帮我去取一下吗?”

男人的面容倏忽闪过,她...

突如其来的脑洞

黑道paro。
帝鸿是凤凰帮头号太子爷,这是道上都知道的。
帝鸿不学无术,风流成性,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这也是道上都知道的。
帝鸿是在某个不起眼的小酒吧门前遇见崔珏的。
他刚刚甩了个女人,那女人跟在他身后哭哭啼啼。他不耐烦的赶人,却被莫名一身正义感的小酒保拦住了。
道歉。崔珏说。
凭什么?帝鸿觉得好玩。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。
好看的小酒保义正词严:凭你人渣。
帝鸿:......
很好,我记住你了。
从此太子爷的人生多了一大乐趣:逗严肃的小酒保。托他的福,不起眼的小酒吧很快成了大酒吧,但小酒保依然是小酒保。
他怎么能这么可爱呢。帝鸿想。
于是他义无反顾的开始追崔珏。
经过无数花言巧语死皮赖脸720度全方位无死...

【鸿珏】《王的男人》

※玲珑第一人称,设定司徒陌是玲珑弟弟

※垃圾文笔重度OOC

※大部分篇幅写的都是帝鸿和玲珑的戏份,雷者慎入。

※都可以的话就OK

 

 

 

0/

 

  我站在悬崖不远处,靠着夜昙树,静静看那个立在万丈深渊之上的男人。夜风有些冷,头顶昙花绽放一树芳华,香气幽郁而绵长。

 

1/

  城破了。

 

  听到这个消息时,父王并没有太过震惊。或许是早料到了这样的结局,只是他一瞬间看起来苍老了许多,颓废的背影让我生出些许错觉,往日的繁华都不过是一场梦境。

 

 ...

下一页
©Chunil千一 | Powered by LOFTER